當前位置:>> 主頁 > 新聞 >

貴陽取消汽車限購 京滬等地解綁或將分步走

9月12日,貴陽市政府宣布取消購車搖號政策,成為目前全國實行限購政策的9省市中首個全面取消限購的城市。目前,廣州、深圳、貴陽、海南已宣布放寬或放開限購政策,但尚有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天津、石家莊未對現行政策作出調整。分析人士指出,對于已實施汽車限購的城市,此前積壓了很多購車需求,不可能全部放開,這些地方或將采取分步走的方式,放開部分號牌需求。

貴陽成為首個取消限購的汽車限購城市

貴陽是繼北京、上海之后第三個實行汽車限購政策的省市。2011年7月11日,貴陽市政府出臺了《貴陽市小客車專段號牌核發管理暫行規定》(簡稱“規定”)。

事實上,今年以來,貴陽已三次增加小客車專段號牌搖號指標數量,從去年的每月2800個增加至目前的6500個。貴陽并不是第一個對汽車限購進行放寬的城市,今年5月底,廣州、深圳已出臺新政策,增加搖號指標的數量,其中廣州在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增加10萬個中小客車增量指標,深圳在2019年至2020年每年增加普通小汽車增量指標4萬個。

貴陽雖然不是首個對汽車限購“松綁”的城市,但限購已有8年歷史的貴陽卻成為全國首個響應號召徹底取消限購的城市。至此,全國實行汽車限購的城市由9個減少為8個。

為穩定汽車消費 今年多個城市開始對汽車限購“松綁”

2018年,汽車行業28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。2019年以來,下滑態勢仍在延續。中汽協最新數據顯示,1-8月,汽車產銷分別完成1593.9萬輛和1610.4萬輛,產銷量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12.1%和11%。

為了提振消費,今年以來,國家出臺了多份文件力促汽車限購“解禁”。4月國家發改委擬定的《進一步擴大汽車、家電、消費電子產品更新消費促進循環經濟發展實施方案2019-2020年(征求意見稿)》指出“限購必須取消”;6月國家發改委《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 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(2019-2020年)》指出“限購應當取消”;8月國務院辦公廳《關于加快發展流通促進商業消費的意見》指出“限購應逐步放寬或取消”。

各地方政府在跟進政策的動作上也由“觀望”到“松綁”逐步發展至“解禁”。除了貴陽以外,廣州、深圳、海南三省市此前已分別就限購政策做出積極回應。

6月3日,廣州和深圳兩市率先發布新政,放寬汽車搖號和競拍指標。其中,廣州市在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,將增加10萬個中小客車增量指標;深圳市在2019年至2020年每年將增加普通小汽車增量指標4萬個。

8月30日,海南省多部門聯合公布《關于落實汽車消費政策措施》,自2019年9月起,截至搖號當月,上年度同期上月廢棄普通小客車增量指標,自動計入本年度當月普通小客車增量指標總量。2019年8月至12月,在原定普通小客車增量指標數量的基礎上,每月適量增加普通小客車增量指標。

一線超大城市解除限購還需分步走

數據顯示,全國共有61個城市汽車保有量超過100萬輛,27個城市保有量超過200萬輛,8個城市保有量超過300萬輛。此前實施限購政策的地區為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杭州、天津、石家莊、貴陽、海南共九省市。

貴陽雖然率先取消限購,但在人口密度國內最大、社會資源聚集、交通擁擠度領先的京滬地區,相對復雜的實際城市情況降維“解禁”帶來較大難度。對此,汽車行業專家也提出了自己的見解與建議。

全國乘用車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接受中國證券報采訪時表示:“對于北京、上海等已實施汽車限購的城市,此前積壓了很多購車需求,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放開。雖然北京、上海直接取消限購很難,但這些地方或將采取分步走的方式,像廣州、深圳一樣放開一部分號牌需求。”

中汽協秘書長助理陳士華則認為:“北京可以學習上海放開一部分郊區牌照的做法,像上海專門設立了一個滬C的牌號,車輛買了以后只能在郊區開,這樣也可以大部分解決郊區居民的出行需求”。

雖然京滬“解禁”存在難度,但在宏觀政策為提振促進汽車市場消費的再三指引下,已有越來越多省市的限購政策出現松動,這確實為京滬逐步放寬限購政策提供了更多的思路與范本——以新能源為先行松綁突破口,或轉而采取搖拍限相結合的方式予以過渡,如此“分步走”的模式雖需耐心,但或許是京滬“解禁”的一條思路。

山西快乐十分技巧